2229.com
把劍覓徐君
2229.com 2020-03-04 23:03

**  《別房太師墓》

  作者:杜甫**

  異鄉復行役,駐馬別孤墳。

  近淚無干土,低空有斷云。

  對棋陪謝傅,把劍覓徐君。

  唯見林花落,鶯啼送客聞。

  注解:

  1、復行役:指每每奔走。

  2、近淚句:意謂淚流處土為之不干。

  3、把劍句:春秋時吳季札聘晉,路過徐國,心知徐君愛其寶劍,及還,徐君已死,遂解劍掛在墳樹上而去。意即早就心許。

  韻譯:

  作者東西漂泊,一再奔走異地異土,

  明天歇腳閬州,來悼別你的孤墳。

  淚水沾濕了泥土,心理極其悲壯,

  神思恍惚,就象低空飄飛的斷云。

  當年與你對棋,比你為西晉謝安,

  方今在您墓前,象季札告辭徐君。

  痛定思痛,前段時間只看見那林花錯落,

  離去時,聽得黃鳥啼聲凄愴難聞。

  賞析一:

  房琯在李豫幸蜀時拜相。乾元元年(758)為肅宗所貶。杜工部曾為其上疏力諫,得罪肅宗,險遭殺害。寶應二年(763),房琯又進為刑部上大夫,在路遇疾,卒于閬州。三年后。杜少陵路過閬州,特為老友上墳,作此詩。

  那是一首悼亡詩,抒寫感傷情愫。全詩陳訴了生前的往來和墳前的憑吊。前四句寫墳前哀憤,后四句寫臨別留連。詩寫得落落大方,又看上。寫房琯句句體面,寫交往字字有情。知遇深情厚意,滲透字里行間。

  房里胥即房琯,玄宗幸蜀時拜相,為人相比較正面。至德二載(757),為肅宗所貶。杜工部曾果決上疏力諫,結果得罪肅宗,幾遭刑戮。房琯罷相后,于寶應二年(763)拜特進、刑部撫軍。在路遇疾,卒于閬州。死后贈教頭。(見《舊唐書。房琯傳》)二年后杜少陵經過閬州,特來看看老友的墳。

  “異域復行役,駐馬別孤墳。”既在異地復值行役之中,公事在身,風塵仆仆。即使如此,詩人依舊駐馬暫留,來到孤墳前,向亡友致哀。先前堂堂宰相之墓,近期已然是煢煢“孤墳”,則房琯的晚歲坎坷,身后凄涼可想。

  “近淚無干土,低空有斷云。”“無干土”的來由是“近淚”。小說家在墳前灑下過多傷悼之淚,以致于身旁四周的土都濕潤了。詩人哭墓之哀,有如使天上的云也不忍離去。天中云斷,空氣里都帶著愁慘凝滯之感,惹人倍覺寂寥哀傷。

  “對棋陪謝傅,把劍覓徐君。”謝傅指謝安。《晉書。謝安傳》說:謝玄等破苻堅,有檄書至,安方對客圍棋,了無喜色。小說家以謝安的鎮靜、優雅風騷來比喻房琯是很奇妙的,足見其對房琯的推重和敬佩。下句則用了另一軼事。《說苑》載:吳季札聘晉過徐,心知徐君愛其寶劍,及還,徐君已歿,解劍系其冢樹而去。作家以延陵季子自比,表示對亡友的用盡全力,雖死不要忘。那又呼應前兩聯,道出為啥痛悼的原故。詩篇結構嚴苛,前后關連十三分緊密。

  “唯見林花落,鶯啼送客聞。”“唯”字貫兩句,意思是,只看見林花紛紛落下,只聽到鶯啼送客之聲。這兩句收尾,顯得余韻悠揚不盡。小說家著意刻畫出三個沉靜嚴肅之極的雰圍,引人聯想:林花飄落似珠淚紛紜,啼鶯送客,亦似哀樂陣陣。那時候此地,唯見此景,唯聞此聲,非常烘托出孤零零的墓園與一身的吊客的哀愁。

  此詩極不易寫,因房琯有的時候用平常的人,所以句句要適宜;‘杜甫與房琯又非日常之交,又句句要有交情。而此詩寫得既舉止高雅,又一往而深,拾叁分適合題旨。

  小說家表明的真心誠意特別香甜而含蓄,那是因為房琯的主題材料,事干預政事局,已經為此吃了痛處的杜少陵,自有難言之苦。但詩中那陰森森的氣氛,那香甜的悲傷,如故令人感到到:那不單是悼念亡友而已,越多的是作家內心對國事的殷憂和嘆息。對此,只要穩重權衡,是輕巧體味到的。

  賞析二:

  那是一首悼念亡友的感傷之作。全詩陳說了作家與太傅生前的走動和墳前的記掛,從當中表明了對亡友雖死不要忘的全力以赴。但縱觀全詩,透過作家心中的傷悲,大家看出的更作家內心對國事的憂慮和嘆息。

  首聯敘事點題,表明自身因生活困頓,多年漂泊,航海梯山,最近將返安特衛普之時,特意到老友的墳前來告辭。先前房太師乃身居堂堂宰相之職,可近日寫作大師看見的則是一座煢煢孤墳,因而可以知道,大將軍晚歲坎坷,身后凄涼是人所共知。

  頷聯抒寫了作家墓前的悲痛之狀,首要透過夸大與鋪墊的手腕烘托。追憶死者生前的凄慘和協和生平的不利,小說家倍感難受,以致眼淚把方圓的土都淋濕了。散文家的悲憤之情就如觸動了西方,天上的愁云也和小說家一同來一齊掛念。二個時系國家背水一戰的首相,卻因她的公允率直而遭貶,貳個上疏力諫的忠臣,卻因觸怒天威而險遭刑戮。身處那樣的一代,小說家的心中怎可以不擔心云慘淡?

  頸聯轉入寫小說家與房巡撫的交情。作家先借謝安在淝水之戰中顯示出的沉著、典雅風騷的軼事來喻經略使的心氣技藝,足見其對好友的推重和敬佩。后借用吳季札的古典(《說苑》載:吳季札出使晉國過徐地,心知徐君愛其劍,但未獻,等到季札再到徐地,徐君已死,遂解劍掛于徐君墓上而去),自比季札,表示不要忘亡友的用盡了全力。因房縣令事件,朝庭本來就有結論,本身對她的贊嘆與哀思不能夠直說,只可以引典寄情,委婉含蓄的表明出來。

  尾聯以景結情。小說家著意刻創設了一個寧靜嚴穆的氣氛:林花飄落,似珠淚紛紜;啼鶯送客,似哀樂陣陣。作家將滿腹的悲壯與傷心都寄寓于林花墜落,鶯聲哀囀的悲景描寫之中,濃厚地球表面述了諧和內心的最為酸楚和對亡友的十二萬分哀思。

  簡來講之,杜子美對亡友的濃重記掛和對國家前途命局的焦躁,通過其營造的憂慮凄涼氣氛含蓄蘊藉的抒發了出來。

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 三分pk10全天计划 天津麻将技巧 山西快乐10分11选5 东北麻将游戏 河北快3走势遗漏分布图 5分pk10怎么玩法介绍 郑州按摩推拿一条龙 二分彩有官网么 老友内蒙古麻将外挂 浙江6 1在哪个台开奖 西甲赛程表 哪些网站可以投稿赚 四川熊猫麻将手机下 怎么下载波克棋牌 广东11选5*规则 富贵乐园手机版下载